宁怀风阿米 风吟武门完结版在线阅读

风吟武门

更新时间:

男女主角是宁怀风阿米的小说书名叫风吟武门,作品是阿米书写的都市小说,原文讲述本书又名《风吟武门》。八四年暑假,村里来了一个戏班子。一位扎着小辫、满身绝技的中年班主借宿在我家。他待我不薄,不仅把我貌美如花的亲妈给骗走,偷了我家的祖传宝贝,还害我父亲疯癫失踪......我流离失所,受尽羞辱,直到遇见了一位美丽姑娘。她成了我师父,教我一身绝艺,带我勇闯香江,行走繁华都市,结交三教九流,观尽莺歌燕舞。这世界,纸醉金迷遮望眼,争斗欺诈乱人心,千沟万壑步履艰!风起青萍之末,锈迹斑斑的武门已开,我仗剑而入,吟唱一曲方外奇门的悲歌,寻找一顶独属于己的王冠!

《风吟武门》精彩内容

八四年暑假,村里突然来了一个戏班子。

没想到,它成了我一生的梦魇。

戏班子搭好台,魔术、杂技、气功,免费演了一周,引得偏僻乡村热闹如过大年。

尤其是气功,主演是一位扎着小辫的中年班主,铁抢刺喉、掌断青石、徒步上房......

最绝的是,小辫子在晒谷坪烧了一大锅开水,将衣服全脱了,露出健硕肌肉,直接跳锅中洗澡,火熊熊燃烧,水花翻滚,他洗得浑身赤红、雾气袅袅,笑容淡然而迷人,还吩咐人继续添材。

演出期间,戏班子借宿在村里。

小辫子住在了我家。

当年我八岁,视小辫子为传说中的大侠,开心的要疯。

我认为能乘机学到他一两招绝技,从此在学校可以像螃蟹一样,横着走。

当然,小辫子也待我不薄。

他在我家免费吃喝一周,不仅把家里钱全给薅光,还把我貌美如花的亲妈给骗走了。

戏班子离开,我受到了严重精神创伤,坐在门槛上,哭得稀里哗啦。

几天后,一直在隔壁县采石灰的父亲匆匆赶回家。

他没有理会被带走的钱财,也没问母亲情况,转手拎了一把柴刀,像一头发狂的狮子,上了阁楼,一刀劈开了藏在阁楼里太爷的骨灰盒,疯狂翻找着东西。

找了半晌,父亲脸色腊白,浑身发抖,神情绝望地坐在了地上,开始抽烟,一抽一晚上。

转过天。

父亲脸沉若深潭,塞给我一枚小玉佩,拉着我进行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谈话。

“怀风,你太爷是个大人物,他传给家里一件绝世宝贝!”

“小辫子把它弄走了,我不去找回来,死了没脸见祖宗!”

“房子已经卖了,钱全给了你姨丈,你去他家先住着,等我回来!”

父亲抽出一把黝黑发亮、刻着金纹的古刀,顶着深夜凄风,踏着遍地桃树落叶,拎刀走了,再也没回来。

春节前。

村里在外打工的邻居,带回来一个惊悚消息:父亲披头散发,已经疯了,在广市车站前手脚乱舞笑嘻嘻打拳。

我不信这事,可姨丈一家信了。

他们迅速变卖了自己房子,抛下我搬去了外地。

不过,他们人还怪好的,走前在我小书包塞了一张去广市的火车票。

一个寒风凌冽的夜晚,我在路灯下翻开书,声情并茂朗诵了一遍自己最喜欢的课文《小马过河》,将书塞进了绿油油邮箱,让长大后成为一名作家的梦想递送至远方。

我揣着票,登上了南下绿皮火车,脑中坚守一个顽固、幼稚的念头:找回父亲、打死小辫子、抢回大宝贝。

上车时骄傲且自信的模样,犹如父亲。

可我终究没找到他。

没人教会我在钢筋水泥如猛兽一般的都市丛林该怎么生存,接下来便是两年饥寒交迫、备受欺凌的流浪日子。

最惨一次,因我不肯拱手相让捡到的铝饭盆,被几个浑小子打得好惨,他们还把我丢在废弃养蛇沼泽地里,几十条饿极了的蛇差点将我撕咬成渣,我浑身是血,费劲全力才爬出去,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

醒来之后,瞅着远处鳞次栉比都市高楼,反观湖水中自己连狗都不如的倒影,我哭着哭着就笑了。

若无一身飞天翼,九羽凤凰不如鸡!

我要学艺、复仇、出人头地,拿回宁家的东西,捡起父亲和自己碎成了渣子的尊严!

八六年秋一个清晨,雾色迷蒙。

命运的齿轮开始疯狂转动。

公园池塘边。

我见到了一位穿青袍、扎马尾、背木剑的十六七岁漂亮姑娘。

她坐在岸边,赤着一双漂亮小脚,俏皮地拍打水面,水花四溅,嘴里还发出如黄鹂般清脆响亮的声音。

令人瞠目结舌一幕出现!

池塘里不少鱼竟被她的声音给震死,鱼肚翻白,浮了起来。

而我在呆若木鸡之余,被她声音震得脑瓜嗡嗡作响,像鱼一样,昏死过去。

醒来之时,我人已躺在床上。

她拿着我的玉佩,掐手算了几下,又转头怔怔地瞅着我,用略带粤语腔的普通话问:“玉佩,你从哪儿弄来的呢?”

“给我!”

“就不给。”

“......”

“你是下元节寅日卯兔生人,父离母弃、旁亲不待、背乡流离之命,对不对呀?”

“关你什么事!”

她见我承认,先愣一下,尔后竟哇一声哭了。

哭了好一会儿,她抹了抹泪痕,抬手狠抽了我一大耳刮子。

“大清早你跑池塘边做什么?!”

她蛮不讲理,还欺负小孩!

流浪几年,我学会一个生存法则:先打后跑,跑不了再加入。

我起身准备揍她,但人刚动弹,眼前阵阵发黑,身躯倒了下去。

她格格直笑,眨着古灵精怪的大眼睛:“小屁孩,你倒是来打我呀!”

后来我才知道。

她叫阿米,专修黄门九宫术。

当时她在池塘边练功,把误闯进去的我,魂给震伤了,还是治不好的那种。

至于她为什么要哭?

因为阿米的师父,曾算准了她会收一位卯兔魂伤的男徒弟,她心中一直认为是个粉雕玉琢的娃娃,没想到却是脏兮兮的小乞丐,少女心作祟,根本接受不了。

然后......

在被阿米反复虐了好几次之后,我假装受不了,果断加入,拜她为师了。

但她不让我称师父,说听起来很老,让我叫她阿米或者米姐。

黄门九宫术为道家秘术,主修传武,兼习卜筮。

阿米说我受了不可逆的魂伤,卜筮太伤神,学一些理论就行,主攻传武,养魂练身。

我记着仇恨,咬定超过小辫子的目标,练得很苦。

九宫十八手、旋盘肘、小棉掌、八卦缠身刀、乾坤棒、吞云吼......

十九岁那年秋天。

阿米带我来到后山喂招。

满山枫叶浸染天地,柿香沁鼻入心。

一身青衫竭力掩饰阿米熟胜美杏身姿,和煦微风撩起她鬓间妖娆青丝,淡扫峨眉愈显她迷之自恋。

“宁怀风,上次我们对练什么时候?”

“大约去年冬季。”

“姐姐十五岁那年,一人横挑华南武协六位五祖拳高手,扛牌问鼎,深感高处风寒--”

“......”

“你怎么不说话?”

“呵呵。”

“死衰仔,竟敢嘲笑自己师父!”

阿米娇躯一拧,似拜月之凰,凌厉无比地朝我攻击。

几十招之后,我撂倒了阿米,把她死死压在了身下,鼻尖几欲触及她弯月美额。

“姐,还敢吹牛吗?”

阿米又羞又急,俏脸通红:“放手!你弄疼我啦......”

我可不敢放。

一放她绝对会偷袭揍我!

几十秒后,这位吹牛单挑华南武协的女侠,竟然呜呜哭了。

我吓得赶紧起身放开她。

“砰!”

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疼,我双目阵阵发黑,倒在地上。

阿米手中拿着一块破砖头,一张风姿不可方物的鹅蛋脸,尽管泪痕犹在,却得瑟无比。

“出师前教你最后一招!”

“对手的眼泪,是害死自己的毒药!”

我简直要气疯了,想从地上爬起来干她。

“咔、咔、咔!”

手脚被阿米无情掰脱臼,接下来又承受了一顿凶狠恶毒的王八拳。

在她变态的嘻笑声中,我硬生生被打得晕死过去。

醒来后已经深夜。

阿米不见了。

我忍着全身痛楚,用仅剩未脱臼的右手,给自己接了腕,咬着牙,一瘸一拐摸黑下山回家。

也许阿米担心我揍她,竟然没回来。

翌日大早。

家门口突然来了一位裸着上半身的中年和尚,肩膀上站着一只火红大怪鸟。

他浑身札结肌肉,脚步铿锵有力,用四轮板材拉着一副瘆人的大红棺材,而棺材的正面,则放着我师父的照片。

照片里的阿米,美丽如仙子,笑容灿若桃花......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70岁奶奶被网暴做毒粽子

    170岁奶奶被网暴做毒粽子

    言安| 都市

    70岁的奶奶为了给我买书包卖粽子赚钱,却被一个漂亮记者挡住小...

  • 2 温曦月秦鹤雪

    2温曦月秦鹤雪

    言安| 现情

    温曦月死了。从29楼被扔下,摔得面目全非。外界传言她是惨遭金...

  • 3 简安冉简斯廷

    3简安冉简斯廷

    言安| 现情

    四年前简文菲回到简家,简斯廷迅速从部队退役,而后没多久,为了...

  • 4 叶穗傅时琛

    4叶穗傅时琛

    言安| 现情

    今天是她的婚礼,可新郎傅时琛没有出现。叶穗站在台上,耳边充斥...

  • 5 萧苓阎镜川

    5萧苓阎镜川

    言安| 玄幻

    三界众生都以为萧洛是一条人尽可欺的鲤鱼妖。以为她父母的养女萧...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