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默许雪慧 迟来深情比草贱,我判出家你哭啥完结版在线阅读

迟来深情比草贱,我判出家你哭啥

更新时间:

高分必读小说《迟来深情比草贱,我判出家你哭啥》是网络大神佚名创作的重生类小说。主角是许默许雪慧,以下是小说的简介:许默重生了,重新回到了许家豪宅中。上一世,他身为亲子,重返许家之后,爹娘不亲,姐姐不爱,造成他突发心脏病死在了医院。全家宠爱养子!他曾经费尽心思,想要讨好父母,讨好六个姐姐,结果却被弃之如敝履。被污蔑,被栽赃,被骂没有教养,被叱喝。许默为了亲情,曾经都忍声吐气。但是这一次,重活之后,他恍然大悟,只为自己而活。他断绝了关系,离开家门,独立门户。然而父母家人却见他义无反顾的离去,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从未在乎过这个血缘弟弟!迟来深情比草贱,我叛出家门,你们为何又来苦苦哀求?

《迟来深情比草贱,我判出家你哭啥》精彩内容

“许默你什么意思?妈妈的裙子,不是你弄破的吗?你还想抵赖?”

“妈!那裙子就是许默弄破了,我都看到了!”

耳边传来两个嚷嚷的声音,许默一阵恍惚,睁开眼睛一看,看到几张颇为熟悉的面孔。

“许默,你告诉妈?真的是你弄破的对不对?”

一个衣着华丽、化着妆、打扮的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盯着许默,眼中冒出一丝担忧。

“我是怎么了……”

许默看了下周围,只见周围非常熟悉。

重生了?

他经历过这一幕。

“许默,你怎么还不说话?还不承认是你做的?”

“许默,你真的是越来越难以管教了!偷钱,偷首饰不说,还跟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玩,现在就连妈妈的礼服你也敢弄破,真不知道你来我们家有意义?”

许默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说话的少女是他的三姐许曼妮,是一个三流女演员和几家咖啡店老板,她最喜欢站在许默面前,趾高气扬的训话。

另外一个说话的白裙少女,则是他的二姐许雪慧,是一个大学音乐老师,喜欢音乐,历来对他冷若冰霜。

中年妇女叫做谢冰艳,是他亲生母亲,一个养尊处优的豪门贵妇,优雅知性,喜欢礼节,喜欢干净。

怎么回到这里了?

许默心中嘀咕,很快就清楚了自已的处境。

他应该是重生了。

这一幕他经历过,弟弟许俊哲不小心,弄坏了妈妈谢冰艳的礼服,造成谢冰艳穿去参加宴席的时候,当众出丑。

弟弟许俊哲害怕,找到了三姐许曼妮,与三姐许曼妮一起栽赃许默,逼许默承认是自已做的。

按照原来的剧本,许默一开始并没有承认,直接跟妈妈谢冰艳说明是弟弟做的,但是却遭到了二姐许雪慧和三姐许曼妮外加妈妈的严厉叱喝,说弟弟许俊哲乖巧聪明,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然后许默必定会被妈妈用戒尺打二十下,被罚站两个小时,外加不能吃午饭。

后来,罚完之后,许曼妮找到了他,许诺如果他对妈妈承认是自已做的,那么就开跑车带他出去玩一天。

许默傻乎乎的,就同意了。

结果他又被母亲谢冰艳大骂了一顿,说他缺乏教养,毛手毛脚,直接把他关在房间中禁闭思过,三天不允许出门。

现在重新经历这一幕,许默心中只觉得颇为搞笑。

好累啊!

为什么明明是自已家却要活的那么累?

“许默,还敢污蔑是俊哲做的!俊哲那么乖巧懂事,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你毛手毛脚,弄坏的!”

“妈!我就说许默需要严加管教!以前他在孤儿院学的都是坏东西,手脚不干净不说,还经常跟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若是不管教,他迟早变成废人!”

三姐许曼妮一直喋喋不休,一脸冷笑的看着许默。

母亲谢冰艳蹙眉看着许默:“许默,不要污蔑其他人!你就老老实实的跟妈说,是不是你做的?你放心,只要你承认,妈不怪你!”

“是我做的!”

许默点头。

谢冰艳一愣:“真的是你做的?你弄坏了妈妈的礼服?”

“不错!上面的两个孔,是我抽烟,不小心烫到的!”许默点头。

“你,你真的缺乏管教,缺乏教养!把手伸出来!”母亲谢冰艳豁然大怒,一改之前的和蔼可亲。

许默也毫不犹豫,直接伸手。

“今天不教训你是不行了!许默,你真的是越来越不懂规矩,越来越飞扬跋扈了!把手举好了!”谢冰艳立即抽出了戒尺,毫不犹豫,直接扇在了许默的手上。

“啪!啪!啪……”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十五下,十六下……”

这事情说起来可笑。

许默从来没有觉得这样的事情可笑,直到重新经历这一幕。

以前他觉得自已可以融入这个家庭,成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可以拥有属于自已的父母姐姐和家人。

他曾经拼尽所有努力去争取这些,讨好家中的每一个人,战战兢兢,小心翼翼,谨慎细微。

但是,别人家,怎么可能让你那么轻易就融入?

许默,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直到十四岁那年,号称亲生父母的谢冰艳和许德明找到了他,说他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他们拿出了亲子鉴定,言之凿凿,从孤儿院中把自已接到了许家豪宅之中。

那时候,许默心中是多么的狂喜,迫不及待的拥有这一切,以至于拼尽了全力。

没有人懂得一个孤儿是何等的渴望家庭,也没有人懂得一个孤儿是何等渴望父母的爱,渴望拥有自已的家人?

那时候的许默,就好像是一个渴了许久的沙漠旅人一般,忽然遇到了甘霖,欣喜若狂。

他迫不及待的跟随这个血缘上的父母,回到了这个豪门大院之中,努力想要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是宛如地狱一般的抵触。

二姐三姐四姐,甚至父母都觉得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染了许许多多的恶习,手脚不干净,喜欢小偷小摸,需要严加管教。

吃饭的时候,指责许默不礼貌,不讲卫生,不知礼节,不知道喊人。

回家的时候,多次叱喝许默前脚进门后脚进门,均是不对,不再允许许默出去做兼职,说败坏许家名声,不允许许默交朋友,说他的同学朋友都是不三不四的三教九流,不允许许默出去玩,以免学坏。

有时候,他们甚至挑剔到就连许默拿过的水杯,吃过的筷子和碗,都不想碰,还大吵大闹的,让许默不允许动他们的碗筷。

这些都还是小事。

最重要的是,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名为许俊哲,乃是许默失踪之后,母亲谢冰艳和许德明抱养回来的儿子,集千万宠爱于一身。

母亲谢冰艳和许德明一共生了六个女儿一个儿子,两人之前苦苦求一个儿子,却求而不得,直到许默出生。

后来许默丢失,谢冰艳哭晕了过去,于是两人便收养了一个儿子。

这些年来,他们精心培育,所有的爱都倾注在这个养子上面,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

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和六姐,都极为宠爱这个弟弟,要什么给什么,直到许默的重新回到许家。

可笑的是,亲生儿子找回来,许德明和谢冰艳却不敢大张旗鼓的承认,觉得许默在孤儿院长大,一身陋习,非常丢人。

不敢把许默带出门,不敢介绍给其他人,害怕影响许家声誉和公司股票。

声称,若是许默改掉这些陋习,答案成绩能考到全市一千名,许德明和谢冰艳便举办宴席,大声宣告他回到了许家,列入族谱。

许默身为孤儿,得到了这个承诺,欣喜若狂,他后续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等这一刻。

他努力巴结自已的家人,讨好所有姐姐和父母,送水倒茶,亲自下厨弄吃的,做点心,做家务。

甚至讨好自已没有血缘关系是弟弟……

他希望家里人能容纳他。

直到上一世生命到了最后一刻,自已病死在医院病床上,身边却空无一人,他才醒悟过来,原来,压根没有人希望他回家。

自已对于许家来说,完完全全的是一个外人。

可笑的是,自已心脏病突发,病死在医院的时候,家里人还在家里给弟弟许俊哲过生日,唱生日歌,热闹非凡。

他们明知道许默已经住院休养,但是却依旧大张旗鼓庆祝,直到许默变成了灵体状态,看到接到他死讯的父母和姐姐们匆匆忙忙赶到医院,然后草草的办了许默的葬礼!

就宛如一只野狗一般潦草……

最可笑的是,即便是变成灵体状态,他希望看到自已父母收到他死讯的时候,会有后悔,惋惜,或者懊恼。

许默还是他们的家人,许默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但是事实却残忍的告诉许默,压根没有。

他们甚至不愿意宣布自已一个儿子已经去世,害怕影响家族生意,害怕影响企业股票波动。

只敢草草的办了。

现在,感受着冰冷的戒尺打在手心中。

“二十一下,二十二下,二十三下……”

谢冰艳足足打了他三十下,才停了下来。

他的手都快被打肿了。

“你今天中午不允许吃饭!给我罚站一个小时,我若是不教训你,你都已经无法无天了!你浑身上下都是毛病!”母亲谢冰艳毫不留情的训诉。

“知道了!”

许默并不想争辩什么,只觉得好累。

这四年,他为什么要活的那么累?自已苦苦追求的家人,没有想到到头来全都是空中楼阁。

以前他还觉得觉得自已不够好,是自已做错了,只要自已变得足够优秀,父母和姐姐们,应该会喜欢他。

他曾经非常努力的去学校,去做家务,去研究六个姐姐和父母的爱好,企图获得一些欢心。

但是事实告诉她,所有的一切都无济于事。

他所做的一切,他们都可以视而不见,全部身心都放在弟弟许俊哲身上。

如今许默站在旁边罚站,看着母亲和姐姐在不远处吃饭。

偶尔还奚落嘲笑他几句,说他不学好,不服从管教,不能吃饭活该。

“二姐和三姐,还是不要说哥哥了!哥哥应该也是不注意才弄坏了妈的礼服,只要下一次小心,哥哥应该就不会弄错了!”

许俊哲忽然开口说道,又转头看着母亲谢冰艳:“妈!你还是原谅哥哥吧!哥哥已经知道错了,让哥哥饿着肚子可不行!”

许默看了他一眼,顿时觉得佩服。

不得不说,这个许俊哲真的优秀。

若不是重活一遍,恐怕许默还看不清他的真面目。

这一次栽赃,并不是第一次,而是已经有好几次,若不是他,自已的形象也不会在父母姐姐心中根深蒂固。

这个许俊哲不仅仅很会讨父母姐姐欢心,而且成绩极好,极为优秀,运动天赋极佳,几乎每一样都极为突出。

他甚至拿过奥林匹克数学奖,非常惊人。

许默以前也不相信自已这个弟弟会从中作梗,还觉得自已这个弟弟是自已的骄傲,直到回想了一遍所有的事情之后他才发现,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弟弟。

原因,自然是因为许家富可敌国,许俊哲害怕自已被排挤出许家,失去继承权,所以想要想方设法的把许默赶走。

此时,谢冰艳听到许俊哲这么说,不禁点头,摸了摸许俊哲的头,一脸宠爱的笑道:“还是俊哲懂事!”

说着,她又抬起头满脸寒霜的看着许默:“许默,还不快过来吃饭?快感谢你弟弟为你求情!”

“随便你们吧!”许默见她变脸如此之快,已经不想理会她,转身回房。

“许默,你怎么跟妈说话的?”二姐许雪慧一听,顿时皱眉叱喝。

许默不理她,回房关门。

查看全文

《迟来深情比草贱,我判出家你哭啥》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