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辞念萧君符 姜辞念萧君符完结版在线阅读

姜辞念萧君符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姜辞念萧君符的小说叫《姜辞念萧君符》,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自小被太后收养,受到了公主般的庞爱,又与当今皇上一同长大。宫中人人都以为我会成为他的妃子,可他中***后,宁愿在冷水里泡一天一夜,也不愿碰我一下。重生后姜辞念想通了,与其跟无心的帝王耗一辈子,不如找个对自己好的人嫁了。阁老家的公子温润有礼,忠勇侯家的公子英勇俊俏,镇国公家的世子温柔和气,姜辞念掰着指头算着可谋划的人选。当太后为了侄女向新帝讨要恩赐时新帝平静地看着姜辞念红着脸小声的回道:“臣女,想……想求陛下给臣女赐婚。”平日里温润宽和的皇帝眼中乍现戾色,手中把玩的玉扳指碾个粉碎。

《姜辞念萧君符》精彩内容

我自小被太后收养,受到了公主般的庞爱,又与当今皇上一同长大。

宫中人人都以为我会成为他的妃子,可他中***后,宁愿在冷水里泡一天一夜,也不愿碰我一下。

重生后姜辞念想通了,与其跟无心的帝王耗一辈子,不如找个对自己好的人嫁了。

阁老家的公子温润有礼,忠勇侯家的公子英勇俊俏,镇国公家的世子温柔和气,姜辞念掰着指头算着可谋划的人选。

当太后为了侄女向新帝讨要恩赐时

新帝平静地看着姜辞念红着脸小声的回道:“臣女,想……想求陛下给臣女赐婚。”

平日里温润宽和的皇帝眼中乍现戾色,手中把玩的玉扳指碾个粉碎。

我是太后的亲侄女,自小把我带回宫中养着,有奶娘,有宫女伺候我。

那年,皇上五岁,太后垂帘听政。

皇上见到我后,很是不喜,觉得我夺了太后对他的宠爱。

可太后说了,我这个糯米团子,没人会不喜欢。

御花园的花开的是真好,我却怎么也够不着想摘的那一朵。

太后和一众宫女在后方笑我。

皇上来了,他毫不费力的帮我摘了好几朵花,还略带埋怨地对太后说:“母后,您惯会戏耍于人。”

他可真高啊,哦对,毕竟都十岁了。

我希望我长快些,但他摸着我的说:“还是不要长大的好。”

秋风萧瑟,我颤抖了一下。

不知是冷的,还是被他眼神吓到了。

他十五岁开始,便渐渐的同我疏远了。

嬷嬷说他忙于政务,抽不出来时间。

可我上次分明偷偷看到他在同王家小姐一同品茶。

太和十八年,皇上选秀,王家小姐德才兼备,封为皇后,同时还选了两个美人,一个婕妤。

也是那天,太后拉着我的手怜惜地说:“是哀家对不住你啊,你是受了哀家的连累。”

……

缓缓流云,徐徐惠风,愈渐愈慢的丝乐声,使得人更加困倦了。

姜辞念手撑着香腮,闭着眼睛,头一点一点得随着节奏快睡了过去。

倏然,有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姑娘?”

“姑娘?”

“姑娘快醒醒啊,太后娘娘马上就要到了!”

耳畔的声音越来越响,她想睁眼,却觉得眼皮似有千斤重,意识混沌又模糊,彷如遮天的云雾。

太后娘娘。

那是她的姑母。

可、可姑母不是三年前已经薨逝了吗?

睫毛如蝴蝶振翅般轻颤,缓缓睁开眼,一双美目带着浓浓地困意,神情茫然地环顾四周。

头上是平棋格样式的天花板。

左侧的是菱格花纹的支摘窗。

右侧是紫檀镶金的山水挂屏。

熟悉的感觉令姜辞念心中惊诧不已,这地方,不就是慈宁宫的暖阁吗?当初姑母在世时,她一旦入宫,便会住在此处。

可自打姑母过世,慈宁宫便被封起来了,任何人不得入内,她怎么会这里?

而且……她不是刚咽下最后一口气吗?

秋玉见自家姑娘怔怔出神,忍不住直起身子,伸手在姜辞念眼前晃了晃,疑惑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闻言,姜辞念回过头看向秋玉,这丫头竟面色红润好好的站在她面前,没有被罚入浣衣局,更没有意外掉进井里。

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忽然有种陷入梦境的错觉,就像是重新回到了上辈子,未入新帝后宫那时。

姜辞念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竟然痛得她一哆嗦!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宫女太监的请安声,姜辞念思绪回拢,只见她的姑母——魏国太后扶着崔嬷嬷的手缓缓走了进来。

看清了眼前人,姜辞念心里一紧,随着福礼的动作,眼眶瞬间就红了。

姑母故去后,她独自在宫中熬了整整三个春秋,其中悲寂,大抵无人能懂,此时心中五味杂陈,胸中似有层层热意涌动。

太后径直走过去,弯腰将她扶起,露出慈爱的笑容,慢声道:“棠棠,身子可好点了。”

姜辞念听着姑母唤着她的小名,鼻尖微酸,强忍着眼泪点了点头,顺着她的话回道:“谢姑母关心,已好多了。”

太后拍了拍姜辞念的手,“姑母知道,这样做是让你受委屈了,只待事成,天大的委屈姑母都替你讨回来。”

说罢,太后给崔嬷嬷递了个眼神,紧接着崔嬷嬷便将一个食盒端了过来。

太后笑道:“里面是备好的醒酒汤,棠棠,你便替姑母去一趟罢。”

姜辞念看着食盒上的龙纹,脑海中似有什么“轰”地一下炸开了。

这醒酒汤,便是她入宫门的钥匙。

“莫怕,到时候一切都有哀家为你做主。”

太后把食盒递到她面前,姜辞念面色发白地接过。

姜辞念被崔嬷嬷和宫女拥着朝外走,微风拂过,廊下的桂花花瓣簌簌而落。

思绪纷飞,往事接连涌入眼帘。

元熙元年九月十三,也就是前世今时。她入宫为姑母祝寿,看戏时多吃了几口酒,有些头晕,姑母便让她先回暖阁休息。

不久时,姑母让她前去望云阁送醒酒汤。

望云阁里有谁,她心如明镜。

新帝登基不久,便逢太后生辰,哪怕素来不善饮酒,也要做足面子。皇帝举杯陪太后喝酒的样子,任谁看了都要称一句母慈子孝。

酒过三巡,宾客散去,皇帝弃辇步行回到望云阁休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天子有些醉了。

姑母命她此时去送醒酒汤,自然是刻意安排的。

她是姜家嫡女,深知家族多年精心之教养,便是为了她能当上皇后,好延续姜家世代荣光。

而当时她对皇上心存爱慕之心,一心想入他的后宫伴他身侧。

可惜机关算尽,谁也没能算计那位看着温润实则冷漠心狠的皇上。

前世她也是这样来送醒酒汤,乖乖地听从姑母安排,喂了皇上几口醒酒汤后,咬牙解开衣襟前的扣子,脱下外裳,伸出细白的手臂,颤颤地环住了他的腰。

可还未等姑母安排的人闯进来坐实她与皇上的肌肤之亲。

却先一步等到了贤太妃。

而贤太妃身后,不仅站着她的亲侄女谢明珊,还有半个太医院。

外头贤太妃大声呵斥着守门宫女,看瞧着要推门而入,她吓得几乎要弹起来,可就在这时,身边早就醉的不省人事的男人忽然翻了个身。

铁钳似的手臂落在她的身上,绝了她的去路。

贤太妃甫一进门,便见到她衣衫不整的模样。

四目相对,贤太妃状做惊恐,似笑非笑道:“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扰了姜姑娘的好事。”

太医齐齐背过身子,还不等她出声,谢明姗便跟着嘲讽道:“未出阁的姑娘就这么急着宽衣解带,姜家还真是好教养。”

如此动静,将榻上的男人吵醒了,他捂着额头坐起来,那双狭长的凤眼扫了一眼在场的人,经过她时,姜辞念如临刀山火海。

贤太妃和谢明姗赶紧朝他行礼问安。

当时她鼓起勇气用余光觑了他一眼,瞥见他薄唇微启:“都滚出去。”

姜辞念攥着拳头,想死的心都有了。

总管太监李福及时赶到,将贤太妃劝走了,而她也面红耳赤的从望云阁逃离。

太后虽然施威压下了流言,但这世上就没有能包住的火。

她终究还是损了名声。

后来,姑母又使了各种法子,终是让新帝纳了自己。她费尽心机的邀宠,做出那么多出格的事,可那个男人也未多对她另眼相待。

没有恩宠,何谈名分,姜家想要再出一个皇后的梦彻底碎了。

姜辞念想到上辈子发生的事情,越来越迈不开步子。

她不想去送醒酒汤了,只想赶紧逃离皇宫。

……

崔嬷嬷见姜姑娘越走越慢,便出声提醒道:“三姑娘,莫要误了时辰。”

姜辞念心知时间紧迫,得趁着新帝还未醒酒进去才容易成事。可眼下,她根本不想成事。

姜辞念敷衍地朝崔嬷嬷点了点头。

没多久,便瞧见了望云阁的大门。

守门的宫女见到姜辞念一行过来了,小步迎了上来,压低声音道:“姑娘快些进去罢。”

姜辞念心中苦笑,看来还是逃不过了。

姜辞念推门而入,四周阒寂,空气中弥漫的酒味,和淡淡的龙涎香。

绕过屏风便瞧见躺在榻上的男人。

入眼的,是同记忆力一般无二的清俊面庞。

男人此刻蹙着眉头,双目紧闭,面颊微微泛红,衣襟大敞四开,似乎是被他自己扯松了,姜辞念的目光滑过那凸起的喉结,如被烫灼一般连忙移开眼。

姜辞念她强作镇定地把食盒放在桌上,打开盖子,低头搅拌着手中的汤药,紧张地手微微发抖。

依着那三年对他了解,他根本不会喝下这种来路不明的汤药,她只需拖延时间,做个样子便是了。

姜辞念双手拖着温热的玉盏,朝着窗台上摆放的一盆兰花走过去,倒了小半碗汤药在那花盆之中。

姜辞念小心翼翼地朝床榻的方向瞄了一眼,见那人还在沉睡。

不由松了一口气。

可在这间满是他气息的屋子里,她浑身都不舒服,一直紧绷着。

她将玉盞重新放回食盒之后,便规规矩矩地坐在远处的绣凳上。

姜辞念心中默念,这一回,我不脱衣裳,也不算计你了,让我平安度过罢。

心中焦灼紧张了差不多一刻钟,外头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

姜辞念压了压睫毛。

……

贤太妃前脚得知皇帝去了望云阁,后脚便找了两个机灵的小太监去探探情况。

宫人回报:望云阁门前不见总管太监李福,只有两个守门的小宫女,一直回头回脑,像是在等什么人。

贤太妃一听,便笃定有鬼。太后那点心思举宫皆知,只怕这一出便是为了她那侄女铺路所谋划。

遂以担心陛下安危为由,带领太医院众人和谢明珊直奔望云阁。

乌云遮去皎月,风声飒飒。

望月阁前,贤太妃目光凌厉看着挡在门前的崔嬷嬷,愠怒道:“放肆!我担心皇上龙体,特意带着太医探望,你这奴才却拦着我不让进,莫不是要图谋不轨?”

贤太妃心中冷笑,她倒要看看,姜家嫡女在大庭广众之下自荐枕席,被她抓个正着,还怎么有脸在宫里待下去。

崔嬷嬷冷汗直流,面白如纸,她还欲说什么却被贤太妃带来的宫人制住。

贤太妃脸上浮着一抹讥笑,正待推门而入。

倏地,那紫檀雕花木门从里头被人打开。

只见一身穿碧色月华长裙的貌美女子走了出来,手中提着一食盒。

她略带惊讶地看着门前的众人,很快便反应过来朝贤太妃行了一礼,“见过贤太妃娘娘。”

贤太妃眯了眯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会儿姜辞念。

见她衣衫完好,发髻也未乱。

“这么晚了,姜姑娘怎会在这儿?”

姜辞念颔首一笑,不紧不慢道:“回太妃娘娘,小女奉太后娘娘懿旨,过来给皇上送醒酒汤。不想倒是碰上了贤太妃娘娘,瞧谢姑娘手中端着的,可也是醒酒汤?”

站在一侧的谢明姗脸上一红,抿了抿唇,“姑母担心皇上醉酒不适,特意吩咐太医院熬制了汤药。”

姜辞念笑容不变,又道:“可真是巧了,太后娘娘和贤太妃娘娘皆是一片慈母之心。”

贤太妃曾在新帝幼时给过其恩惠,新帝对贤太妃很是敬重。而太后占着嫡母的位置,在新帝还是皇子的时候二人关系并不亲近。当初谁也不会想到,三王之乱后,会是默默无闻的六皇子登上大宝。

贤太妃仗着与皇上的旧日情份,也想让谢家出一位娘娘。

贤太妃和她姑母不愧是在宫中共处了这么多年,就连塞侄女的方式都差不多。

此时气氛有些微妙,姜辞念也不想多留,“既然太妃娘娘和太医都来了,那小女和崔嬷嬷便先告退了。”

“且慢!”贤太妃话音一转,“你手里的汤药给太医瞧瞧。”

话音一落,姜辞念和崔嬷嬷一同抬眸。

贤太妃朝身后的太医道:“皇上的龙体,可关乎社稷大事,还请李太医仔细看看,皇上入口之物需万分谨慎。”

贤太妃可不相信太后只是让姜辞念过来送碗醒酒汤。

“太妃娘娘这是质疑太后娘娘送来的汤药有问题?”崔嬷嬷挡在姜辞念面前,沉着脸质问道。

贤太妃轻撩了一下眼皮,身边的嬷嬷便开口道:“住口,哪有奴才问主子话的。崔嬷嬷也是宫里的老人了,怎么如此不知规矩!我们娘娘没有罚你,已是看在太后娘娘的面上了。”

崔嬷嬷气得脸色涨红,姜辞念拉了拉她的手,让她别在这个时候吃亏。

她倒要看看贤太妃带来的太医能看出个什么东西来。也不怕把皇帝吵醒惹得他发怒。

这会儿的动静,可不比上辈子贤太妃来抓奸的动静小。

须臾过后,李太医放下醒酒汤,朝贤太妃摇了摇头,“回禀太妃娘娘,这汤药没有问题。”

贤太妃脸上有些挂不住,冷眼盯着姜辞念。

清白已证,姜辞念心中的巨石稳稳落下。

依着前世的记忆,这位新帝虽面上温润宽和,却最是厌恶后宫里的尔虞我诈,眼下她虽占了上风,但深究起来,姑母调走总管太监,又让她私闯帝王宫殿皆不是小事。

得赶紧走才是!

姜辞念再行一礼,柔声细语道:“今日乃是太后寿辰,皇上仁孝,便多喝了几杯,好容易才睡下,贤太妃有什么事不如等改日再说罢,莫要扰了皇上清梦。”

话说到这份上,贤太妃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众人匐着身子退下,朱门吱呀一声关上,榻上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