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暖阳暖 异世快穿:我觉醒了背景板系统完结版在线阅读

异世快穿:我觉醒了背景板系统

更新时间:

《异世快穿:我觉醒了背景板系统》是今日聚焦小说,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有阳暖阳暖,易酸酸文笔挺好的,写得也很有逻辑,下面简介部分:一次意外他穿越到了平行世界,还绑定了奇奇怪怪的背景板系统。本想老老实实做任务,早日回家。但没成想到穿来后,任务难度不断升级,自己的成神路越发艰难。到最后却意外成了某个小世界的男主......

《异世快穿:我觉醒了背景板系统》精彩内容

阳暖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脏污的街道上。

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腿边一凌厉的风声传来,身体本能的翻身躲过。

还没等站稳脚跟,突然感到濒死时被车碾压的剧痛,身体仿佛被撕裂开来冷汗直冒,止不住地原地战栗。

“小子,要不是看你喷了好闻的双兽香水,老子早就用b级精神力给你的小脑瓜开瓢了,别挡路,赶紧滚!”

疼痛让五感开始变得迟钝,他依稀看到面前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人,耳边也只传来一阵模糊的嗡嗡声。

好在理智还尚存,为了确保自身的安全,他咬紧牙关忍着痛,缓慢地往角落里走去。

“还是老大您威武,看把那小子被吓得,真是丢雄兽的脸!”

但还没走几步,身体忽然涌上一股暖流,温暖了全身不说,之前那强烈的痛感也不复存在。

低头一撇,身上也不再是颁奖典礼上华丽修身的西服,而是厚重脏乱的黑色斗篷。

倚靠在巷子末端的墙壁上,淡紫色眸子小心地观察四周,发现这里很奇怪。

傍晚熙攘的街上看不见一个女性和小孩,全部都是身材高大壮硕肌肉发达的男人,而且这里男性的力气出奇的大,一拳就能把墙打出个大洞。

旁边巷子里的枪声,昭示着这条街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太平。

再回想话中的讯息:双兽、精神力、雄兽!

自己可能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想起自己临死前空中突然出现的白色光球……

“嘶——”

脑中的思绪被打断,阳暖感觉自己的左肩简直像被巨石击中,被撞的倒退数步,又肿又胀,随后一股钻心地疼痛传来。

脱力的坐靠在巷子里的墙角,冷汗直冒。

这具身体也太弱了吧!

但没过一会儿让人难耐的感受很快消失,还来不及细想就被一冰冷的机械声打断。

【您好,编号23!您已被背景板30号系统选中,到编号31的耽美架空小世界——兽人大陆】

【小世界类型无灵异事件无鬼神,已自动领取背景板任务,人物身份以完全替代。】

【请于六个月后到上城区地下搏斗场找到小世界男主叶煜城所在场次观摩,现所在地:下城区混乱无名地。】

【宿主只要完成几个主系统的考核任务后,即可在原来的世界复活。】

【严禁任何方式抢夺两位男主的气运,违者抹杀!】

【注:因系统权限较低将导致记忆数据不全,另气运抢夺的100种方式已传输,新手保护buff已失效。】

脑海中,低沉的机械声没有一丝起伏地继续道:“记忆传送开始,请宿主注意接收!”

窒息感猛地袭来,阳暖眼底涌出热泪,咬牙接受着记忆的传输。

原来这具身体本是狮族六族长的第三子,大族长的兽妻不仅家世显赫在族中一手遮天,还暗里残害了不少好看的双兽。

最近更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成为族长继承人铺路,联合势力不仅害的原主在族中名声尽毁,还落个去下城区下放三天的惩罚。

在兽人大陆雄兽只要一成年就有资格参与选举,而这具身体还有三个月就要成年了,怪不得如此急切。

可惜他们算漏了一点,根据兽律规定,族中重任只能由雄兽担任。

阳暖的母兽只是兽妾还是个平民出身,为了自保则一直给他喂药,来隐瞒万里无一的双兽身份。

这个世界有三种性别:双性、雄性、侍兽。

侍兽一出生是兽型,三岁后化为人型,并且只能与同类进行繁衍,在漫长的驯化下使其能做些简单的劳务工作,处于社会最底层。

双兽和雄兽则对标蓝星的女人和男人。

只不过在漫长的自热进化下,双兽逐渐抛弃了一些原有的身体特征,慢慢地向雄兽的外形靠拢。

话说兽人大陆之前的社会还挺像蓝星古代的,但是由于一场浩劫,双兽的数量锐减,联合族委会才不得已通过修改律法,来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

但由此雄兽觉醒了精神力,开始了历史的新篇章。

双兽念力的觉醒只能由测试石激发。

而大部分雄兽一出生就有精神力,使用精神力便可凝聚出精神体,精神体和宿主感官互通。

从接收的记忆分析,虽说兽人大陆的双雄比太过吓人,但原主也没什么大能耐,在家族中一直是边缘化的人物,恐怕平日还要仰仗雌妻的鼻息而活。

地面上猛然靠近的阴影打断了脑中沉思,映入眼帘的是冰冷的刀面,利刃随主人***般从空中划过,反射出一道道寒芒。

刚刚一高一矮的两位兽人堵在不远处的路口处,像两座大山一样遮住了巷中大部分的光线,二人刀疤遍布的脸上,诉说着过去的辉煌。

刀把在粗糙的手指中利落地转了个圈,竖起的瞳孔中满是冷漠,为首的高壮雄兽粗犷着声线上前,一副好事好商量的模样:“小兄弟,哥几个最近没钱了,你最好识相点把身上的斗篷给交出来!”

角落里的瘦小身形好似被吓到般,仍缩在墙角处一动不动地坐着。

片刻的沉默耗尽了二人仅剩的耐心,其后的矮兽人率先按耐不住,举着刀试探性地前进,直到看清那被斗篷包裹住毫无起伏的瘦小身影后,才转头面露迟疑的问:“老大,他不会是死了吧?”

“死了?那正好,免得费工夫!”

看着二人越来越近,阳暖紧张的面颊微微出汗,攥紧从衣服夹层里摸出的小刀,脑中疯狂地思索着脱困的办法。

就在这时,他在空气竟闻到了浓烈的玫瑰香,香气幽香醉人,令人心安,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在原地的玫瑰田里睡一觉。

感受到不受控制快要合上的双眸,在心中暗感不好,赶紧拿刀划破白皙柔软的手心,血液滴落到地上散发出双兽甜美诱人的气息。

黑市中价值千金的血被喂给了大地,可当事人并不知情,甚至想要再划一个大口子来阻挡自己的困倦。

“若你不想让整个下城区发生暴乱的话,请停止这种行为,双兽。”

下意识的挥手切断空中气息的飘散,再用精神力布下隔音罩,感受到自己心脏炙热的跳动和身体上的燥热,脑中止不住地想要靠近他保护他,种种行为反应让来人眼中闪过极快的暗光。

这就是传说中的完美契合吗?

富有磁性的声音伴随着玫瑰花香从前方传来,阳暖迟钝的抬头看去,只见冰蓝色的眼眸多情又冷漠,棱角分明的冷峻再搭配上银色绸缎的长发和如雪的肌肤,浑身散发着不然尘世的气质,如九天上的月。

美色的冲击让他心神一震,也打散了大脑中被玫瑰花香气所侵蚀的困顿,望着面前人身着银色笔挺的军装,满身上位者气息的样子,心中立刻的拉响了警报。

斗篷下紧握着刀柄的手已然发白,回想起在现代社会对自己穷追不舍的几个男人,他深知容貌越出色的男人越危险。

面前的雄兽看起来可比刚刚的二人难对付多了。

视线微低,看着地上正躺着刚刚耀武扬威不知生死的两兽,更加验证了自己的猜想。

加上他还知道自己双兽的身份,想到那堪称恐怖的性别比,阳暖的心止不住地往下坠,各种不好的猜想在脑中上演。

没办法,谁让自己之前是孤儿,见识过太多黑暗。

哪怕演员出身的自己能敏锐的感觉到他对自己并没有恶意,那又如何呢?

死前漫长的生活磨炼早已让他不会相信任何人,更别提自己还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美貌,谨慎些总归是没错的。

出乎意料的是,面前人淡漠地瞥了一眼自己后,竟转身往外走去。

“谢谢你救了我。”

无比动听又略带点粗粒声音,让往外走的男兽瞳孔一缩,脚步微顿。

即使有着伪装雄兽声音的迹象,也无法掩盖其中的甜软动听。

白狐精神体在体内疯狂的涌动着,想在那散发出香甜迷人的双兽怀中撒娇,难耐的折磨让兽人的脚步逐渐加快,不一会便消失在川流的人海中。

望着雄兽离去的背影,他起身准备离开这个危险混乱的地方,根据系统传输的记忆来看,今天正好是下放的第三天。

可在街上还没走几步路,阳暖就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

混入人流,挤进一个人头攒动的酒馆,震天响的音乐和此起彼伏的交谈声充斥着店内。

他把自己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和之前一样禁止不动,也不露出一点自己,好一会过去,几乎连呼吸都快屏住了。

随后门外果然追来了两个肌肉鼓起,凶神恶煞的雄兽。

“跟丢了,那小子身上的斗篷可是顶的三年的饭钱了,这么大一只肥羊!”一粗糙的男音有些咬牙切齿地说罢,又一结结巴巴男声随之,“大哥,这个酒馆里的好多兽都跟那小子一样裹得严严实实的,我们等会是不是要一个个看斗篷上有没有徽章来辨认啊?”

“一个个辨认你是想见兽神吗?蠢货!"

"那小子身上可没有精神力溢出,这酒馆里浓厚的精神力都要冲出来了,我可不想死!”粗犷的男音恨铁不成钢地低吼后,眯起双眼接着说:“而且那小子徽章上覆盖的精神力等级可不低,到时候还可以绑了他,向他的家族在敲一笔!”

二人贼心不死的在门口来回张望,直到酒馆里的侍从出声警告后才骂骂咧咧地离去。

听着渐远的骂声,阳暖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赶忙把徽章卸下揣进兜里时,只听“砰!”的一重物坠地声,酒馆中心雄兽们早已打作一团。

空气中原本就有些躁动的气氛一下被点爆,越来越多的兽人加入其中,旁边还有不少看热闹不嫌事的雄兽煽风点火。

“还是双兽太少了啊,精神力的折磨让这些年轻的雄兽只能从厮杀中得到快感,真是悲哀啊。”

“他们还能得到些快感,等他们到我们这个危险等级,恐怕是没力气折腾了。”

交谈的声音并没有透出岁月的沧桑沉重感,反而略带稚气。

他闻声望去,只见酒桌旁坐着两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兽人,但身上充斥着浓重的颓废枯萎感和瘦到见骨的身体,这反差给阳暖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不过现在还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自己身上斗篷所带来的价值恐怕并不会让二人轻易放弃,还是得赶快回到安保健全的住处才安全。

可惜趁着混乱溜进酒馆后街时,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雄兽人,腰间的鼓起让那淡紫色眸底闪过一道暗光,连忙低头小声的道歉。

雄兽因怒意而抬起的拳头猛地停在空中,愣在原地。

这只不长眼睛小雄兽声音和气味可真像双兽,等到再反应过来时,怀中娇小的兽人早就不知所踪了。

怕被撞的雄兽追上来算账,阳暖正慌不择路地在狭小幽深的巷子中逃窜。

确定一时半会儿那雄兽应该追不上来后,背靠着墙壁休整,额头的汗水滴落在地面,溅起一小片涟漪。

当事人并不知道这将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任由专属于双兽香甜的气味飘散到空气中。

看着面前犹如蛛丝网般盘根交错的巷子,他脚步微顿,旁边的路灯也突然开始忽明忽灭,天色也在此时暗淡下来,路的尽头仿佛一个个巨大的黑洞,一丝亮光也无。

半响,还是决定原路返回,没路灯的地方仅凭自己现在的能力根本不敢冒险。

遗憾的是,身后传来的细微动静不仅打破了阳暖原本的计划,还让人悬起了心,握紧了拳头。

是脚步声!

而且不止一人的脚步声!

真是一点让人休息的机会都不留!

有些愤恨地咬紧牙关,皱着眉头破罐子破摔的选了一条最近的路走进,临走前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把斗篷像是发泄般重重的丢在别的路口。

好在老天可能也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了,洒下月光,微微照亮漆黑的巷子。

很快,阳暖看着路尽头的墙壁,忍不住用力地锤了下。

居然是死路!

今天的运气简直是背到家了!

生气的从裤兜里掏出不久前从壮汉那里摸来的火枪后,又摸了摸别在腰间的小刀,在脑中尝试联系系统:“系统,你不觉得对于只接了当背景板任务的我来说,这任务的难度有些太大了吗?”

在月光的照耀下那幽暗的路口隐隐约约地露出一人模样,那仿佛被众神赐予的美貌和气质,黑与白的视觉冲击,一时之间让微风也停下了。

系统体内不停流动的数据面对此景也不免停滞了一会,听到宿主带着软糯动听的怒声后轻扯嘴角:"我可以帮你,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听着越来越逼近嘈杂的脚步声,一边在脑中回答一边查看枪中子弹的数量,短暂的相处时间让阳暖不敢把自己全然托付给系统。

根据拐角处传来的声响来判断,他们离自己越来越近不说,人数还起码超过两人!

脑中的愤恨情绪在此时达到巅峰,要是早知道有一天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当初上刑警表演课的时候就认真学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系统仍没回答自己,阳暖的心逐渐下坠,枪柄上布满手中的细汗。

真是天要亡我!

杂乱的脚步声突然停止,空气中只传来自己轻弱的呼吸声,在心中暗道句不妙后,猛地举枪对准拐角处的路口。

黝黑不见人影的路口仿佛可以吞噬一切,耳中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平静极了。

就在这时,路口处传来一皮靴的踢踏声。

“近了,近了……马上就要露头了!”

暗暗地计算距离,握枪的手微颤,他紧紧抿着嘴唇,忍下手指上传来的剧痛,额头上的青筋也随之紧张地鼓起。

难道自己始终还是难逃一死吗?

正准备扣动扳机时,耳边突然听到一好听男声的喟叹。

睁开的眼皮突然变得有千斤重,还来不及反应,便很快失去了意识。

在昏倒前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伴随着玫瑰的香气,极速的破空而来。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70岁奶奶被网暴做毒粽子

    170岁奶奶被网暴做毒粽子

    言安| 都市

    70岁的奶奶为了给我买书包卖粽子赚钱,却被一个漂亮记者挡住小...

  • 2 温曦月秦鹤雪

    2温曦月秦鹤雪

    言安| 现情

    温曦月死了。从29楼被扔下,摔得面目全非。外界传言她是惨遭金...

  • 3 简安冉简斯廷

    3简安冉简斯廷

    言安| 现情

    四年前简文菲回到简家,简斯廷迅速从部队退役,而后没多久,为了...

  • 4 叶穗傅时琛

    4叶穗傅时琛

    言安| 现情

    今天是她的婚礼,可新郎傅时琛没有出现。叶穗站在台上,耳边充斥...

  • 5 萧苓阎镜川

    5萧苓阎镜川

    言安| 玄幻

    三界众生都以为萧洛是一条人尽可欺的鲤鱼妖。以为她父母的养女萧...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