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珟晏云羲 长安第一嫁完结版在线阅读

长安第一嫁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姜珟晏云羲的小说叫《长安第一嫁》,本小说的作者是南玥惜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姜璃有个双生子弟弟,弟弟身为大皇子,是皇位最有利的继承人,也正因此,他们姐弟二人才会被恶人盯上!父皇驾崩,留下遗诏让大皇子自裁,她紧赶慢赶,还是没能救下弟弟。为了夺回江山,她扮作男装,化身姜珟,走上一条不归路!夺位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不过有晋王撑腰,她志在必得……

《长安第一嫁》精彩内容

玉门关,长风万里,凉月苍白。

军帐内,灯簇如豆,为伏案而书的少女落下满身的灯辉。少女身着雪青色织锦长裙,如云乌发用一根狼毫笔随意高绾。她烟眉微蹙,杏眸里起了点点寒意,将手中的折子丢在了案面之上。

灯花一爆,惊醒了梦中人。

“几时了?”姜珟从臂弯中抬起首,睡眼惺忪地问。他这张脸,与案边的少女长得竟是一模一样,唯独眸子中没有少女的那一分厉色。

“亥时。”姜璃揉着眉心道。近月来,匈奴频频骚扰边境,父皇调遣了十万大军至玉门。十七岁的大皇子姜珟临危受命,成了有史以来最小的监军。而他们才刚到玉门关,又传来长安城中父皇病危的消息。内忧外患同时而至,正是大厦将倾、风雨飘摇之际。

“不早了,早些歇着吧。”尚未收到任何消息的姜珟懒散地打了个哈欠。

“无妨,你先去睡吧。”姜璃端坐案边,双手紧扣木椅扶手,半张脸落在暗色之中。

姜珟起身,撩起厚帘,走出了营帐。

片刻之后,他折而复返,手中小心翼翼地捧着杯热茶,摆在她手边。

“阿姐,我陪你。”他侧身坐上案几,脚悬在空中轻晃,一脸期待地看向她。

“嗯。”姜璃随口应道,摊开一张素纸,在上挥毫泼墨。

“茶要凉了……”他低声提醒。他特意沏了这最好的峨眉雪芽。这是他珍藏多时的茶,平日里舍不得喝,只待这天凉了,为阿姐泡上一杯,暖暖身子。

“嗯,待会。”姜璃笔下一顿。如今父皇还未立储君,长安城内又是外戚专权,她必须要让姜珟即刻回去。

“哦。”姜珟从怀中摸出一个小蜜橘,撕开金色薄皮,将小而圆润的橘子双手捧给姜璃。

“阿姐,吃橘子。长安城来的橘子,可甜了……”他眸子里亮了细碎的色泽,讨好道。

“放一边吧。”姜璃毫无吃橘子的心思。回长安之路困难重重,外戚定会百般阻挠。他们意欲扶持七岁的二皇子姜晟,断不会给她和姜珟活路。这是死局……

“好吧……阿姐千万别忘记了!”他目露失落,长眸微敛,玉颜上落下一弧倦意。

他同姜璃是龙凤双子,姜璃比他先出生片刻,因此他唤姜璃一声阿姐。也是因为这一声阿姐,姜璃从小将他护到大,事事替他筹谋。

“嗯。”姜璃随口应道。她手里只有十万军队,牵制匈奴已属不易,如何才能破局呢?若是能拿到西北所有兵权就好了……

姜珟见她神色肃然,便悄然坐在不远处的木椅上,托着腮,昏昏欲睡。军政之事,他一点都不懂。最初只是让阿姐帮忙,不知何时,他已经全将此事推给了阿姐。既然他帮不了阿姐,便陪着她吧。

半个时辰之后,姜璃放下手中的湖笔。姜珟紧闭双眸,摇头晃脑地浅寐。

“睡觉去吧。你都晃花了我的眼。”姜璃瞥到手边的茶,针状的茶叶已经泡开,片片如浮舟。茶早已凉透。

“啊!”姜珟惊醒,擦了擦潮润的唇角,连连点头。着实太晚了,他又无事可做,不如歇息去吧。

“阿姐早些安歇!”他实在是撑不住了,起身离去。

帐中只余姜璃一人,天寒露重,她不禁拢了拢衣衫。她再度执起笔,在素纸上写下两字“晋王”。

她托起腮,目光落在摇曳的灯火上,思绪飘到了半年前。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晏云羲。她向来不喜宫宴上的喧闹,独自坐在暗处。偏生他也不喜,坐到了她身边。他一句话未说,却拿起桌上的荔枝,剥下粗糙的果皮,将一颗颗莹润饱满的荔枝递到她手心。

她从来是个谨慎之人,那一回竟然一次次接过荔枝,吃了起来。或许是她为胞弟谋划,需要培植势力,而晏云羲此时正好投诚,两人心照不宣罢了。抑或是……她看不清晏云羲的脸,但她猜晋王晏云羲定然是龙章凤姿。

寒夜里急促的马蹄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来人!”她骤然抽去发间的狼毫,乌发倾泻,披散在身后。

“殿下!”身着浅碧色襦裙的婢女青荷撩帘而来,带入一阵袭人的冷风。

“外面发生何事?”姜璃寒声问道。不知为何,心莫名慌乱。

“奴婢去探一下。”青荷回道。

青荷去了一炷香的光景,这才迟迟而归。

“启禀殿下,是廖将军的好友忽然来访。”廖将军是驻扎此地的戍边大将。

姜璃眉头紧拧:“哪位好友?”什么好友能夤夜造访?她听那马蹄声纷乱,分明是有急事来报。

“奴婢须再探。”青荷躬身道。

“去吧。”姜璃摆手,眸中多了分狐疑之色。

青荷前脚刚走,一道黑影就入了帐中。

来人面蒙黑布,单膝跪地,抱拳道:“殿下,长安来人了,直奔大皇子营帐。”

姜璃骤然立起。

“长安恐有变,殿下须早下决断。”他朗声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姜璃未曾料到长安城中那些人动作是如此之快。定是那些人封锁了消息,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姜璃沉吟片刻:“你派两个士卒,给大皇子送换洗衣物。尽量把里面什么情况探清楚。”

此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她不能贸然行事,但也不可畏缩不前。她仗剑夜行,遇鬼魅而出剑,护身后人之周全。

“喏。”来人如疾风般地隐去。

半炷香后,青荷归来。她一身霜寒之气,手脚冻得青紫。

“殿下,奴婢听说是长安来的故友。奴婢无法靠近中军大账,也不知是何人。”青荷为难地道,双手相绞,不停地揉搓。

“本宫不为难你了。”姜璃半倚在案边,抱臂道。她眸色中似有暗潮涌动。

青荷松了一口气,却听姜璃道:“过来。”

青荷身子一僵,缓步走上前,又听得一声“抬头”。

青荷大着胆子抬头,看到姜璃的唇角勾起一抹哂笑。长指直接扣上她细白脖颈,纤长指甲嵌入颈肉中,渗出粒粒丹珠。

“殿下……何意……咳咳……”青荷不停地抠弄姜璃的手,却迎来了更残酷的对待。

姜璃的手越收越紧,看着青荷面浮青紫,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青荷这一进一出,拖了这么久。难为那些人在布局的时候还能将她算计进去。像青荷这般的好棋子,竟在今夜自投罗网,看来真的到千钧一发之际……姜璃面色铁青,如覆阴云。

青荷的眸子现出青白之色,双手垂落,气息渐弱。双膝骤然跪地,瘦小的身子向后仰去,姜璃也随之蹲身,双手扣住青荷的脖颈。绝不能给敌人有喘息之机,既然动手了,就要赶尽杀绝。

蒙面人再度归来之时,地面躺着一具面容狰狞的女尸。青荷双眸圆瞪,直勾勾地盯着姜璃。而姜璃神态自若地站在一旁,用素绢缓慢拭手。她的指若削玉葱,在暗灯下散出莹润的光泽。分明是柔若无骨的手,却能随手杀人。

“殿下,大皇子营帐已经封锁,我们未能进入。”蒙面人跪在女尸边,肃然道。那女尸双目未闭,盛满了怨恨,饶是他这般刀口舔血者,也依旧有些犯怵。

姜璃将帕子甩上女尸,盖住了那双无法瞑目的眸子,沉声道:“召集所有人,围住大皇子营帐,一只苍蝇都不能飞出去!”

竟然敢对姜珟动手,她定要让他们知晓什么是雷霆之怒!

“是!”来人匆匆而去。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