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雅尉迟彦 淑女难追完结版在线阅读

淑女难追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尉迟雅尉迟彦的小说叫《淑女难追》,本小说的作者是婆娑宠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窈窕淑女,翩翩君子这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一段佳话,可谁知一个不愿嫁,一个不愿娶,这又是怎样的缘分呢,他们本以为这样可以一人自由,谁知一切都是注定好的,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冥冥之中,所有又都回到了起点......……

《淑女难追》精彩内容

荷兰,格罗宁根,郊外。

这是处偏僻的宅子,确切的说,这里其实是处庄园,庄园很大,周围却没有围墙或栅栏,就这么空落落地出现在这里,空旷的田园风光,让这里显得过于安静,田园里偶尔惬意地经过几只摇着尾巴的奶牛,似乎是在提醒着偷窥这里的人们,这里还有生物的存在。

一座不大的建筑矗立在斜坡上,普通的木制小楼,不高,只有两层,而且,小楼也并不大,只占据了田园一个小小的角落,与往日不同的是,这座白色的小楼,今天挂满了紫色的气球,增添了一份喜悦。一排高大的白色风车,整齐地排列在离小楼不远处,衬得小楼更加的娇小,小楼前面是成片成片的郁金香,什么颜色的都有,像条色彩绚烂的彩虹,点缀在单调的绿色上,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梦幻般的光亮。

小楼虽然看上去普通,但是里面的装潢却是极度的奢侈,所有摆设无一不是精挑细选,且价格不菲,而今天,又是个特别的日子,小楼更是特意地装扮了一番,富丽堂皇中透着浓浓的喜庆。楼下宽敞的大厅里充满了淡淡的香味,靠墙处的几个落地大花瓶里插满了清晨才从屋外摘回来的郁金香,花瓣上还沾着晨露,看上去晶莹剔透,淡雅的香味里于是又夹着一丝泥土的清香,直直地灌进鼻腔,挑、逗着屋内那嗅觉灵敏的两人。

屋内的两人对坐在靠窗的沙发上,翘着的二郎腿惬意地上下点着,这让套在两人脚上的木鞋特别扎眼。两人细细品着手里的咖啡,温暖的晨旭照在他们身上,让他们从头到脚都折射着明晃晃的金色,看上去说不出的温暖。两人岁数相近,都是四十多岁,一身式样相同的正式西装,只不过一个是一身黑色,一个是一身蓝色,这样的打扮,让两人脚上那双木鞋显得更加不伦不类,格格不入。显然,今天这两人是特意打扮了一番的,西服的质地和做工都彰显着主人的品位和地位,两人的头发也都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特别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阵阵儒雅气息,更加衬托着两人高贵的气质,难得的是,作为男人,两人保养得极好,比同龄人看上去年轻了许多,看来平时花了不少时间和功夫在脸面上。

“恒砚,你又输了。”蓝衣男子品着手里的咖啡,一双细长的单凤眼促狭地看着对面神色凝重的黑衣男子,嘴角挂着得意的微笑。

黑衣男子胡乱地抓了抓脑门,白皙的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那娇艳欲滴的模样,竟然像个娇羞的小女生,“我就不信我还赢不了你了!银峰,再来一局。”黑衣男子气恼地挥了挥手臂,把棋盘上的棋子一一摆好。

蓝衣男子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放下手里的咖啡杯,“时间差不多了,他们的婚礼要开始了。”

“急什么!”黑衣男子制止了蓝衣男子起身的动作,“我没到场,他们不敢开始,先下了这局再说。”黑衣男子正在兴头上,说什么也不准蓝衣男子起身。

“我到无所谓,这可是你儿子的婚礼,反正,到时候需要向众人解释的又不是我。”蓝衣男子耸了耸肩,转着手腕,开始摆弄棋盘上的棋子。

黑衣男子冷哼一声,摆好自己的棋子,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蹙起了眉头,“我说,我们这样干巴巴的下棋没什么意思,来点赌注刺激一下,怎样?”黑衣男子双眼闪着精光,贼呵呵地看着蓝衣男子,挑衅地耸了耸眉,一脸的算计。

“如果你不怕死,我乐意奉陪。”蓝衣男子优雅地摊开双手,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赌点什么好呢?”黑衣男子低头看着棋盘,自言自语地说道。

“既然要赌,那就赌大点,这样才刺激。”蓝衣男子朝前探过身子,怂恿着面前的男子,等着对方上套。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等着蓝衣男子发话,琢磨着他会提出怎样的赌注,反正自己什么都不缺,随便他点。

蓝衣男子转了转眼珠子,贼呵呵地说道,“恒砚啊,你看,我家那小子前不久才结婚,你家的,今天也要完成这件大事了,要不,我们……嗯……你看……”蓝衣男子欲言又止地看着黑衣男子,使劲眨着眼。

黑衣男子立刻会意,搓着双手,嘿嘿地笑了两声,“这主意不错,我们两家本来就是世交,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我们两家联手,那……嘿嘿,就这么定了,如果你赢了,我未来的孙子或孙女成年后就嫁进你花家,如果我赢了,你未来的孙子或孙女就嫁进我尉迟家,怎样,没意见吧?”

蓝衣男子会心地点着脑袋,突然想到了什么,追问着身边的人,“可是,如果他们都是男孩或女孩那怎么办?”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什么BL啊,GL啊,现在不是很流行嘛,我们只要从小就把他们放在一起,培养感情,我就不信还改不了他们的性、取向。”黑衣男子信誓旦旦地指着天,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

蓝衣男子频频点头,“那到是,我们也应该顺应潮流,努力培养一段惊世骇俗的恋情才对,只是……”蓝衣男子顿了顿了,转眼看着一脸跃跃欲试的黑衣男子,“只是你家儿媳妇允许你这么做吗?”

“我们家我说了算!”黑衣男子得瑟地张了张鼻孔,从怀里掏出钢笔,扯过桌旁的打印纸,一边在上面写着什么一边说道,“白纸黑字,我们得先立个契约。”

十分钟后。

蓝衣男子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从桌上抽出属于自己的那份契约,仔细折好,揣进了裤兜,眼角余光得意地瞄了一眼手下败将,“尉迟恒砚啊,我花银峰在国内等着我未来的孙媳妇,记得早点给我送过来,哈哈哈……”

黑衣男子哀怨地转过脑袋,看着神清气爽,大摇大摆地朝举行婚礼的草坪走去的蓝衣男子,心里琢磨的却是:我应该用什么办法才能在明年从儿媳妇的手里顺利抱走自己的孙子,再顺手扔给花家。

切,就当是节省开支吧,扔给花家,让他们帮着养,我还能省下不少口粮呢。尉迟恒砚耸了耸肩,幽幽地起身,拍着屁股,乐呵呵地朝热闹的草坪走去,是时候开始婚礼了,今天可是非同凡响的一天呢。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