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溪楚安叶甜 天降情人是灾星完结版在线阅读

天降情人是灾星

更新时间:

《天降情人是灾星》是今日聚焦小说,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有留溪楚安叶甜,作者蔓蔓长路也被深深的埋在了坑里,所以绝对不会弃坑。一起来看看这本玄幻小说吧!世人皆知我为我的道侣似痴若狂,独我认不得他。因我已闭关三百年。直到出关这日,我险些被小姑娘的剑尖戳到鼻尖。另一男子则摸着她的头,让我别计较,说他们只是师徒关系。道侣与情敌一同出现,我却摸了摸空荡的心。一脸茫然地开口:“你们是谁啊?”我还不知道,前方还有很多烂摊子,等着我去收拾。

《天降情人是灾星》精彩内容

1

世人皆知我为我的道侣似痴若狂,独我认不得他。

因我已闭关三百年。

直到出关这日,我险些被小姑娘的剑尖戳到鼻尖。

另一男子则摸着她的头,让我别计较,说他们只是师徒关系。

道侣与情敌一同出现,我却摸了摸空荡的心。

一脸茫然地开口:“你们是谁啊?”

我还不知道,前方还有很多烂摊子,等着我去收拾。

1

天降异动,一直闭关着的我,心知不妙,结束了三百年的闭关。

怎知出关的第一日,就莫名多了个情敌。

明晃晃的剑直直刺来,上来便是直呼我姓名:“留溪,我未飞升时,楚哥哥便在凡间陪了我百年!你若识相,就别再纠缠楚哥哥了!”

她在说什么?

我不明所以,随手将剑一拨。

那剑嗡鸣几声,就在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眼前,断成数截。

小姑娘怒意更盛:“你!”

“留溪,你又欺负小甜。”

“楚哥哥!”

这位姓楚的青年漫步而来,青衣白冠,冷淡地向我颔首。他一面抚着那女子的头,一面用一种气定神闲又不容置疑的口吻对我说:“留溪,她只是我的徒弟。”

“你不该因为嫉妒,而弄断她的剑。你向她道歉。”

我终于忍不住了:“不是你们是谁啊?我认识你们吗?”

男子皱眉:“留溪,我知道你对叶甜有意见,但叶甜为你受了很多委屈。你身为一介上仙,不该和小甜计较。”

你既知道我是堂堂上仙,还敢对我如此无礼?

我一腔怒火正要发问,楚安却接着说:“你真不记得我了?留溪,我是你的道侣啊。”

道侣?这话使我如五雷轰顶,不由得跌撞了一下。

我一时无措,见叶甜扬起小脸,插嘴道:“你别以为你使失忆装傻的招数,楚哥哥就会怜惜你!”

楚安也面带厌烦,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

接二连三被挑衅,我终于忍不住冷笑出声。

我伸手指向楚安腰间的玉牌,上面清晰地刻着灵鹫山第二代弟子:“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徒孙。”

又指向那个叫叶甜的姑娘:“而她,是我的徒弟的徒孙。”

我笑了一声,慢悠悠负手而立:“都是我的,孝子贤孙。”

我懒得看他们的神色,因为灵鹫山可是我的地盘。

这里的人,谁见了我不要恭恭敬敬称一声,灵鹫师祖?

偏生这日一出关,遇见的人一个比一个嚣张!

我当他们失心疯,正要找大徒弟喻旻查个清楚,却不见他候在我的鎏玉殿中等我的吩咐。

鎏玉殿变化挺大,只有一盏长明灯仍旧静静燃着。

也是,三百年一过,灵鹫山都发展出了四代弟子。

喻旻代我执掌灵鹫山上下事务,恐怕忙得脚不沾地。想到这里,我随口问仙侍:“喻旻何在?”

仙侍却大惊失色:“师祖,喻旻上仙不是被关起来了吗?”

我比他还要震惊:“谁关的?”

“就是师祖您啊。”

我?

这些人口中,处处有我。

而我却浑然不知。

究竟为何,生了这么多荒唐事!

那边又有仙侍匆匆赶来,问我:“师祖为何还不去众审堂?”

众审殿一开,一代弟子都需到场,正好让我弄个明白。

我问:“审谁?”

“审喻旻上仙。”

我感觉整个脑子都在嗡嗡叫。

喻旻向来是我最器重的弟子,如今竟又是囚禁又是审判,这可了得?

我将剑一提,衣袂一飘,急速御剑就往众审堂而去。

一进门,我扫了眼众人,个个面色愁苦。

有些愤懑的人,见了我之后,立马将头垂下。

我找到了喻旻,目光微凝。

喻旻就坐在正中,两手被仙索束着,仍在一手翻公文,一手写批注。

像是感受到了我的到来,他微微一顿,却依然低头看公文。

这堂中的上首座位空着,为我而留。

只是,左手楚安,右手叶甜。

让我一下子觉得这座位的分量降到了底。

我撇撇嘴,倒要看看,这两人又要起什么幺蛾子。

我一坐下,叶甜就宣布审判开始。

她滔滔不绝讲述喻旻的罪行:“喻旻除妖邪之际,竟将脏水溅起,弄脏了我的裙子!他此举,岂不是将我当做了妖邪?生生冒犯了我?”

“我认为,喻旻当受三十鞭,以示惩戒!”

一个脸带怒气的弟子噌地站起来,不管一旁的人拉了又拉:“你这指责牵强附会,实在胡来!喻旻上仙为灵鹫山尽职尽责,岂能因你一桩小事,便这样罚他!”

叶甜哼了一声:“你这是在包庇他!灵鹫山本为维持仙界凡界的公正而存在。你们不为我主持正义,那这灵鹫山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大堂一时安静。

大多数人敢怒不敢言,但也没有一个人应和她。

叶甜不见有人回应,目光投向楚安。

楚安的目光投向我。

想来,“我”曾是他们最大的倚仗。

其他人的目光也投过来,带着一种不敢流露太多的微妙失望。

只有喻旻仍旧在批公文,仿佛场中之事与他并无关系。

叶甜沉不住气:“留溪,你说呢?”

我淡淡道:“我只知道,你直呼我名讳,也冒犯了我。”

我看见喻旻一颤,猛然抬起头,与我目光正正撞上。

多年不见,他清减不少,面色苍白又俊美。

原先双眸亦是冷漠,此刻却如同两道灼灼之火。

我笑吟吟走到他面前,指尖在仙索上敲了两下。

仙索解开,我说:“喻旻,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任由两个小辈欺在你头上?”

他竟轻轻笑了一下,轻声道:“一切都听师尊的。”

他倒是好脾气,但此刻我容忍叶甜已到了极致。

眉眼一沉,我冷声道:“叶甜不敬尊长,罚禁闭三十日,并抄道德经百卷。”

楚安就在这时站起来,一挥道袍:“留溪!叶甜不过三百岁,你何必为难她!”

我轻嗤:“你不说她三百岁,我还以为她三岁。”

叶甜张嘴欲说什么,三重金印压下,她动弹不得。而我道:“楚安同罚。”

除了楚安叶甜,所有人的目光都严肃起来,听我下令:“如若不从,将罚入天狱,镇压魂魄,永世不得超生!”

我将喻旻留在鎏玉殿。

他身上竟然有伤,我看着,明黄的烛光都压不住神色里的阴冷:“谁伤的你?”

他说是楚安。楚安一个二代弟子,竟有如此能力,能伤喻旻?

喻旻摇头:“无妨,我也伤了他。”

想是楚安早得了治疗,而喻旻被关在牢中,伤势加剧。

话说着无妨,他眼眸低垂,轻轻一声疼。

我顿时满腔怒火,恨不得亲自给楚安三十鞭。

喻旻却说:“师尊千万不要为了我,和楚安仙君为难。”

“他算个什么东西?”

喻旻微微惊讶:“他是你的道侣啊。”

我险些噎死。

在喻旻口中,我终于得知这三百年发生了何事。

我当初闭关前,在灵鹫山留下了一个分身坐镇。

但后来,我不曾探到分身的神识。

想来灵鹫山有喻旻,不至于没有我的坐镇,就会发生乱子。

出关前,我也试图将分身收回,依然没有感知到神识。

我以为分身早已散去,却原来,分身一直都在。

且干出了很多让我匪夷所思的事情,将灵鹫山搅得上下翻覆。

比如,倒追了楚安一百年,才将人追到手。

比如,楚安强占一代弟子的修炼之所,她为了维护楚安,不惜与众弟子反目。

再比如,为了楚安,甚至能容忍叶甜的嚣张气焰。

就算楚安为了叶甜在凡间停驻了一百年!

这时候我不得不深呼吸,才能平复我愤怒到顶的心情。

喻旻接着说,这回是他错手惹了叶甜,叶甜当场发怒,他觉得叶甜太过目中无人,便忍不住惩戒了她。

结果被楚安问责,两人随即交手。

楚安是灵鹫山天资极高的二代弟子。

他修为虽比不上喻旻,但喻旻收着手,两人互有受伤。

我的分身一听楚安为喻旻所伤,不分皂白将喻旻囚住,并任由叶甜作践他。

喻旻说这些杂事时,依旧神色淡然,却不免流露一丝倦意。

他为我尽心打理灵鹫山,那个分身竟这般对他,我涩然道:“我做错了事,你有权罚我。”

喻旻摇头,说分身到底是另一个我,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会一力维护。

并且分身只有本体的一半修为,若是分身真与众仙君对上,处境堪忧。

他不能让留溪上仙在灵鹫山失去威严。

有他支持着我的分身,众人慑服于他,皆不敢乱来。

心中微动,我正要说什么,一个影子怒气冲冲地闯进来:“留溪,你竟和一个男人在夜里拉拉扯扯!”

我挡在喻旻面前,抱臂审视楚安:“我亲口下令的禁闭,是谁放你出来的?”

楚安欲盖弥彰地用衣袖遮住伤处,却引我的目光过去,让我将上面的血肉模糊看了个分明。

“我自己闯出来的。”

“我不来,难道远远忍受着你与他深更半夜在此?”

我不是分身,半点也不心疼,一摆手,仙索一出,将楚安捆了个严严实实。

“你不也只是当叶甜是你的徒弟而已吗?怎么,你和她拉扯得还少?”

喻旻就在这时,低低又笑了一声:“还是师尊骂得畅快。”

他从前不苟言笑,今日笑这两下,想是终于出了气。

楚安没有挣扎,他仰面看我,竟有些颓然,眼底生出无尽的痛苦:“留溪,你不要我了吗?”

我对他实在没什么好印象,将分身的前尘往事一并斩去:“从今日起,你不再是我的道侣。”

楚安轻呵,不信:“当年你费尽心思惹我动了情,今日又何必拿气话堵我?我知你心中必定仍有我。你现在说这些话,你会后悔的。”

他还提分身当年的黑历史,我黑了脸。

何况他如此笃定的语气,叫我怒从心头起。

我一个金壶砸去,将楚安收纳进去,扔回他的住所。

“什么时候明白我的话了,什么时候再出来!”

咦,这仙器金壶从何处来?

我往不曾察觉的角落看去,只见那里比三百年前,多了大大小小各色仙器仙草,堆得琳琅满目。

我以为那是诸弟子的供物,随手拿了一株仙草,正适合喻旻服用。

次日一早,喻旻说既然私事了了,咱们来说说公事。

他捧出一大摞公文,将半个鎏玉殿占满:“师尊,这些日子因我精力有限,所以剩了这些,麻烦师尊处理。”

我有些痛苦地转过头去。

喻旻却说,这些年,分身从没为他批过一份公文。

我真的很想帮他。

真的。

但我不得不很严肃地告诉他,我眼前有一件很要紧的事。

所以不能分担公文了。

喻旻他竟然不信,还要再问时,灵鹫山出事了!

查看全文

《天降情人是灾星》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江宁娆萧遂晏

    1江宁娆萧遂晏

    言安| 现情

    三清殿中,沉香香云萦绕,三清神像庄严肃穆。萧遂晏凝着眉,看向...

  • 2 钟琪傅琰

    2钟琪傅琰

    言安| 现情

    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走了千万步,走不到终点。钟琪是个乖乖女...

  • 3 黎玥善祈随安

    3黎玥善祈随安

    言安| 现情

    1985年6月。南阳市军区家属院,屋外鞭炮喜乐声不绝于耳。身...

  • 4 你说我有最弱天赋?可我有心之钢

    4你说我有最弱天赋?可我有心之钢

    言安| 都市

    意外穿进高武世界,我觉醒了斗魂竞技场和模板腕豪劲夫。你说我天...

  • 5 摊牌了,我才是前夫的白月光

    5摊牌了,我才是前夫的白月光

    言安| 现情

    “她回来了,你以后就是她的保姆了。”替身三年,季瑶在白月光回...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